企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企业

Lex专栏:企业基础研究投入的益处

基础研究回报巨大,但需要持续的巨大投入才能产出成果。要迎来下一个企业走在研究前沿的时代,需要投资者有耐心。
2019年12月30日

俄罗斯拟为受制裁企业设立特别交易所

财政部副部长莫伊谢耶夫说,该交易所将让受制裁的公司上市债券。他表示,在美国制裁下经营的公司“必须能够筹集资金”。
2019年10月18日

FT社评:构建更负责任的公司资本主义

我们支持企业将目标从“股东至上”转变为对所有利益相关方负有责任。我们还敦促企业践行自己宣扬的理念。
2019年10月15日

如何为裁员做好准备?

沃纳:那年被BBC裁员时,我不由得想,我之前为什么没有为失业做更多准备呢?我犯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错误。
2019年10月12日

书评:《大企业:一封写给美国反英雄的情书》

普伦德:尽管本书的中心论点无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在后危机时代,它发出的热爱企业的呼吁很难引起共鸣。
2019年9月29日

困扰零工经济的“评分”

希尔:在大企业尝试并淘汰打击士气、摧残心灵的评分式绩效评估方法后,让这类方法困扰零工经济不仅反常,而且非常危险。
2019年9月27日

中国将实行市场化的贷款利率

中国央行宣布新措施,将让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成为基准放贷利率。这是一项期待已久的改革,旨在降低企业借款成本。
2019年8月19日

《新加坡公约》为解决企业争端提供新选项

各国刚刚签署的《新加坡调解公约》将让企业更有信心通过调解方式解决跨境纠纷,而不是将分歧诉诸法庭。
2019年8月15日

欢迎来到抗命时代

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2019年4月26日

不愿放手的创始人

希尔:一旦企业创始人所创造的东西受到威胁,他们保护自己心血结晶的动力就会超越对成功的渴望。
2019年4月16日

西方不应打造“国家冠军企业”

福鲁哈尔:在美国和欧洲,创建“国家冠军企业”的呼声升高,中国崛起是明显的触发因素,但这种对策并不可取。
2019年3月26日

职场长假对员工和雇主都有利

康博:员工可以利用职场长假来充电,或者找到自己的前进方向,而企业也可以借此对公司做一次压力测试。
2019年3月15日

年长员工准备好卷土重来

康利:年长者能给出机器人绝对想不出来的解决方案。在AI时代,通过阅历积累的智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价值。
2018年10月23日

美国拟重振商业外交

赫鲁比:当年美国把发展金融领导权让给多边机构是一个错误。如果《更好利用投资引导发展法案》成为法律,美国有望恢复商业外交活力。
2018年8月30日

中国负债大企业纷纷投入农村扶贫行动

负债私营企业投入了几百亿元以参与政府发起的扶贫行动,尽管投入的金额不大可能对其财务状况造成重大影响。
2018年8月3日

千禧一代如何做合格的企业继承人?

加普: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家族企业中只有10%能撑到第三代。继承家业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管理它却很艰难。
2018年5月15日

重审顾雏军案中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

刘远举:如果提振企业家信心只为了经济发展,把企业家的信心当做一个实现目的的工具,那么这就是典型的工具理性。
2018年1月2日

中国企业的效率为何提高?

邹至庄:市场经济是经济发展快速的必需条件,而非充分条件。一国经济增速若想比肩中国,还需充分的人力资源。
2017年12月18日

能源行业面临民粹主义风险

巴特勒:能源企业很容易成为民粹主义者的攻击目标,它们应该努力证明自己既不贪婪也非剥削者,而不是静等民粹主义浪潮过去。
2017年10月17日

英美企业为何不愿投资?

桑希尔:对于任期不到5年的首席执行官来说,与其进行难以立竿见影的长线投资,不如通过削减成本来提高利润。
2016年12月19日

“全能”高管逐渐消亡

CEO和董事长分别任命、而非合二为一,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企业治理的趋势。但哪种安排更有利于业绩尚无定论。
2016年11月9日

和为贵:秩序视角下的万科内战

毛寿龙:万科双方如能理解企业扩展秩序权利为王,企业组织秩序权力为王,看到原始秩序的要素,将会冷静下来寻找共识。
2016年6月28日

试水缅甸的香港家族企业

在企业经营上,罗氏集团掌门人罗正杰秉承家训:“既保守又大胆。”虽然他拒绝透露表明公司规模的数据,但他谈到了集团去年在缅甸开厂,雇用2000多人。
2016年3月1日

企业放眼长远未必好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对于企业业绩从长计议的质疑是恰当的。当初,日本企业的交叉持股使管理层免受市场压力,结果这些缺乏纪律的企业浪费了各自在业内的领先地位。
2015年8月27日

代行老板之职是福是祸?

在老板休假的时候代理老板职务,是一个了解高层运作和自我认识的良机,但也有可能是一个危机四伏的陷阱。不要被暂时的权力冲昏了头脑。
2015年7月28日

走出公司治理的六大误区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公司治理理论应以企业家为中心,经理人和企业家完全是两类人。企业行为能不能独立于所有制?小股东是无辜的么?过度监管会导致什么结果?
2015年6月24日

我们必须做好灾难应急计划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企业和城市有必要准备好应对一切,而不仅仅是它们上次遭遇的灾难。应变力正日益成为企业和城市领导人的当务之急。
2015年3月17日

社交媒体时代的新闻与公关

FT特约编辑劳埃德: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印度总理莫迪等领导人在竞选活动中娴熟利用社交媒体,使新闻媒体扮演次要角色。商界也是如此,社交媒体让企业及其领导与消费者直接沟通。
2015年3月10日

互联网时代的劳资斗争

哈佛法学教授本科勒:基于互联网的按需经济降低了交易成本,让企业失去存在的理由。然而没有了企业代为承担经济中的种种风险,我们将再次面对劳资冲突难题。
2015年2月26日

企业不必密集发布季报

英国信托储蓄银行非执行董事奥格:给予英国和欧洲的上市公司发布季报的选择权似乎是合适的,投资者也得以根据具体情况来明确表达他们的意愿。
2015年2月15日

企业不应糟蹋同理心

FT专栏作家凯拉韦:Facebook组建了一个专职“同理心团队”。但是同理心的意义就在于它应该是自发、自然的。如果它是你的职位描述的一部分,那就糟蹋了整件事。
2015年1月26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