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民币汇率波动可能影响亚洲其他货币

中国央行实行了更严格的资本管治,人民币“破7”可能不会造成人民币大幅贬值,而是给亚洲其他货币带来巨大压力。
2019年8月8日

亚洲各经济体制造业陷入困境

贸易摩擦和全球需求疲弱给亚洲各地带来影响。日本、韩国和台湾的活动都出现收缩,但中国制造业放缓7月企稳。
2019年8月2日

去年中国对亚洲发展中国家绿地投资增加两倍

亚开行报告称,去年中国对其他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绿地投资增长198%,显示出该地区商业格局正如何被美中贸易战重塑。
2019年4月3日

亚开行下调对今年亚洲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预测

亚开行警告称,未来两年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增长或进一步放缓。它还强调,美中贸易冲突依然是该地区经济前景面临的主要风险。
2019年4月3日

“亚洲世纪”即将开启

数据表明,就在明年,亚洲经济规模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将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这将标志着亚洲回到世界中心。
2019年3月28日

美联储加息令香港房地产市场承受压力

香港金管局负责人表示,如果发现市场下行的迹象,可能会采取修改宏观审慎工具等措施来支撑当地房地产市场。
2018年12月20日

美中贸易战开始拖累亚洲增长

美中贸易战的连锁反应已对亚洲各国造成切实影响,亚洲各大企业、经济学家和各国政府已就中国可能降低一切需求发出警告。
2018年11月6日

亚洲美元债券在本土热销

2017年亚洲投资者购买的由本地区企业和政府发行的美元债券达空前规模,这些债券筹集到的资金超过了3400亿美元。
2018年1月5日

别再苦等中国的“明斯基时刻”,盯紧美联储

奥瑟兹:中国不会发生债务崩盘,但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太温和,它只需走稍微积极的路线,就足以在亚洲引发问题。
2017年9月15日

亚洲新制造中心的崛起

哈丁:孟加拉国和越南相继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柬埔寨紧随其后。它们的惊人增长表明,新一代制造强国正在崛起。
2017年8月11日

三笔债券发行取消未动摇投资者对亚洲信心

本周,三个被评为垃圾级的亚洲借款方因对其借款成本不满而取消债券发行,但投资者似乎并不认为这是某个严重危机的预兆。
2017年7月28日

FT社评:亚洲消费者引领经济复苏

FT社评:亚洲引领新兴市场GDP增速回升,印度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正经历快速扩张,这得益于强劲的消费支出。
2016年9月1日

“龙象之争”是雾里看花

邢予青:不看经济规模,仅看中印增长率毫无意义。龙象各有优势,经济互补是主流,中印经济合作是共赢策略。
2016年7月26日

淡马锡资产价值7年来首次缩水

这家新加坡国家投资公司所持股的英国渣打银行在上一财年股价大幅下跌,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拖累了亚洲投资。
2016年7月8日

亚洲企业推高全球专利申请数量

自本世纪初以来,中国是专利申请增速最快的大国。此间中国企业在境外提交专利申请的数量已增加30倍。
2016年6月27日

Lex专栏:选择银行股还是科技股?

数据显示,积极型新兴市场基金经理已经开始避开银行股,转而热衷于亚洲科技股。他们的直觉是正确的。
2016年6月23日

日本拟加大对东盟基础设施投资

FT“投资参考”: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法》修正案使那些在政府支持下投资东盟的日本企业能与中国企业竞争。
2016年6月17日

结构改革是提高亚洲潜在增长率的关键

赫苏斯•费利佩、魏尚进:如无坚定的改革举措,亚洲经济体潜在增长率或低于金融危机前夕。承认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有何帮助?改革次序因国家而异。
2016年6月15日

亚开行: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6.5%

这一增速位于中国自身预测区间的底端,该行还表示中国放缓会拖累亚洲整体发展前景
2016年3月30日

以“一带一路”激活“新未来”

赵磊:亚洲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区,但“不联不通”的现实依旧存在。通过“一带一路”的五通建设,亚洲以及世界的共同体前景将更加聚化。
2016年3月25日

亚洲家庭债务飙升的风险

国内信贷增长以及迅速膨胀的家庭债务曾使得很多亚洲经济体保持繁荣。但是如果债务变得不可持续、家庭开始去杠杆,这些债务可能就会开始拉GDP的后腿。
2016年2月14日

中国将成亚太最大共同基金市场

去年创纪录数量中国共同基金出炉,多数落户中国,面向中国散户
2016年1月11日

FT社评:东盟应推进一体化

与欧盟不同,东盟的决策方式常导致前进动力不足。东盟应强化其秘书处的权力,并采取更具干预性的方式来落实建立“东盟经济共同体”计划。
2015年12月2日

亚洲治理挑战为投资者带来机遇

虽然投资者越来越认识到亚洲日益严峻的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给自己的投资带来实质性风险,但他们不只是将这些问题视为挑战,而且也是在亚洲投资获利的关键。
2015年7月14日

全球贸易与新兴市场增长脱节

从本世纪初到2008年,全球贸易与新兴市场增速呈现正相关。然而,如今这种关系已经断裂。新兴市场的出路是推行结构性改革,但在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改革举步维艰。
2015年5月28日

分析:亚洲央行倾向宽松货币政策

油价暴跌似乎并未令亚洲经济受益,反而让亚洲在增长乏力的同时面临通胀率的下降。亚洲各国央行如今都倾向宽松货币政策,预计中国货币政策也会进一步放宽。
2015年1月16日

中国过剩储蓄应投向何处?

汇丰经济学家罗纳德•曼、朱日平:中国仍可继续致力于国内投资,但巅峰时代已经过去,需将目光投向海外。无需远望。中国可帮助亚洲缩小资金缺口,同时实现自己的政策目标。
2014年8月26日

亚洲降息潮还将持续多久?

短短两周内,四个亚洲经济体先后降息,它们在面对通胀下跌、增长遇阻等普遍问题的同时,还各有各的麻烦。分析师预测,中国和印度最有可能采取更多降息措施。
2015年3月13日

日中宽松政策或引发亚洲降息潮

分析师认为,亚洲其他国家对日中宽松货币政策作出回应的压力正在攀升
2014年11月24日

亚洲反腐困扰跨国公司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从中国到印度,亚洲各国纷纷对腐败说不。这些努力是可喜的,但也有人怀疑,亚洲国家反腐执法被用作一种对付外企的产业政策。
2014年9月28日

亚洲并未告别贫困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亚洲开发银行将极度贫困线标杆从每天1.25美元调高至1.51美元,据此估算2010年亚洲贫困人口达到17.5亿人,比此前的估算值整整多出10亿人。
2014年9月10日
1234››下一页